IT外企那点儿事,其实外企也就那么回事 - 高飞网
6人看过

IT外企那点儿事,其实外企也就那么回事

2013-08-18 01:21:10

说起外企,总能让人联想到很多令人心动的名词:高薪,人性化,浮动工作制,年假,完善的流程,各种福利如:旅游,室内乒乓球台,健身房,按摩椅,小食品,酸奶……

然而真正进入了外企,时间长了,也就发现,其实外企也就那么回事。

IT外企那点儿事(1):外企也就那么回事

高薪
所谓高薪,严格意义上来讲是高起薪,也即刚毕业的时候每个企业公开的秘密,同学们总能够从师哥师姐那里打听到这个数字,有的企业甚至爆出较去年惊人的数字来做宣传。一个个光鲜的数字吸引着尚未毕业的大学生们,宣讲会的人数是基本和这个数字成正比的。
然而由于大多数的外企,由于规模比较大,机构也相对的稳定,高起薪的背后是稳定的加薪,每年7%~10%是常道,20%则是皇恩浩荡了,除非你能够取得整个Team都认可的成就,然而如果不幸参与的项目是一个多年的产品,至多是修改一些Bug或者增加一些边边角角的功能,又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呢?大约在下看到的是这样的,也许并不符合所有外企的情形。
于是当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很幸运的加入大的外企的时候,不如你的同学只有默默的加入了不算太大的民企。
这一直是你引以为豪的资本,并总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大说特说你们公司的薪水,福利,在你的同学抱怨民企的加班声中附和着,心中却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优越感。
这种优越感使得你进一步沉浸在美好的外企生活中,却发现越来越没有那么优越了。三年,五年,你一次次的听说你的同学升职了,又升职了,而你还是一个普通的engineer,因为外企的升职基本是由严格的年限的,有时候多少有些按资排辈的味道。你一次一次听说你的同学加薪了,又加薪了,薪水直逼你当前的薪水,甚至在五年的关头超过你。
你越来越发现你的同学逐渐的掌握了一个系统前前后后的模块,能够完整的负责起一个项目的时候,你却还是螺丝钉,每天接受外国人的指示,在yes, ok, no problem, i am 100% agree的声音中继续做你的螺丝钉般的小功能。
我不知道十年后会如何,在参加了多次的开发者大会后,我发现几乎所有的外企的演讲者都是外国人,中国的演讲者则多来自本土的创业企业,当听着他们如数家珍的谈着自己的创业企业如何一步步做大,系统如何一步步改进,直到今天的架构,他们外企的同学能有这种机会吗?

人性化
所谓人性化,用外企的语言就是我们是很Open的。
Open体现在很多方面,诸如高管的办公室的门始终是开着的,你可以在任何时刻走到任何的高官的办公室里发表自己的看法,只是你必须保证,当你满怀激情的走进高官的办公室,关上门,半个小时后同样满怀激情走出办公室,你的顶头上司对你没有看法,即便你确实没有说什么,仅仅谈论了一下午餐而已。
所以除非高层主动安排和你谈话,尽量不要没事跑到高层那里,在你的顶头上司控制范围之外和他的上司进行私密的谈话,要知道有一种关系叫表面上支持,心中的隔阂。即便是高层主动要和你谈话,最好事先和你的顶头上司事先沟通,当然不用太正式,比如在闲聊的时间抱怨一下:”今天下午又要被老大找去One on One,项目这么忙,不知道有啥事情可谈的”,呵呵,一些术而已,姑妄言之姑听之吧。
对你最重要的永远是你的顶头上司,当高层听完你的建议,OK, I will take it into consideration之后,便和你没有啥关系了,绝不会存在当你的顶头上司决定给你涨薪7%的时候,高层会出来说一句,我觉得他表现还不错,涨10%吧。
当然,按照公司的规定,你的顶头上司也会过一段时间和你来一次One on One,问问当前的情况,问问有啥意见等等,这可不是推心置腹的时候,需要把握火候,对当前的情况说的太满意,感觉不真诚,太不满意自然领导不爱听,说没意见显得对Team不够关心,说太多意见会让人感觉你不安全。

所以总的原则是:
要多提改善性意见(“code review预留的时间应该更长一些”),少提颠覆性意见(“现在的项目流程有很大问题”),
多提有证据的具体意见(“我们有几十个Bug,可能一个星期确实做不完”),少提抽象型意见(“Team之间的沟通有问题”),
多说与项目相关的意见,少说与自己相关的意见(尤其不要太真实的说自己的人生规划),
多说在领导意料范围之内的意见(这样会给领导以对Team的控制感,比如说天天加班到10点,领导也看在眼中,可以提一下),少说在领导意料之外的意见(即便有,请事先沟通,让领导在One on One之前就心里有数)。

Open还体现来另外的方面,比如领导会和员工一起参加各种工作之外的活动,比如打球,比如年会表演,比如一起健身等等,而且在此过程中,往往是充满的欢声笑语的,但一定不要忘记领导就是领导,哪怕不在项目中,千万不要因为你曾经是学校的篮球高手,或是文艺主干,就能在此类的活动中充当领袖角色,在你的项目领导面前指手画脚,虽然在活动中他会夸你,没想到你还有这方面的才能,但是在领导面前充老大,这笔账是迟早要还的,比如在项目的后期不能够完成美国派来的任务的时候,你会被冠以虽然前一阵成功组织了活动,但是耽误了一些项目进度的罪名,从而影响你的绩效。
如果你在健身房遇到领导,和你一起健身,你们可以边健身边聊的很开心,但是领导的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一定是,这小子项目干完了吗,还有空工作时间健身?,并且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反映出来,比如时常关心你的工作进度,加大你的工作量等。

浮动工作制
所谓浮动工作制,很好听的名字,就是你早上可以推迟来,晚上可以早些走,只要能够完成任务,每天工作6个小时都可以。
初入外企的时候,看到很多前辈可以早上十点,甚至十一点才到公司,认为浮动工作制太好了,于是拼命的工作,企图在6小时干完10个小时的活,然后有时间或学习或休息。然而最后发现,活是永远干不完的,资本家花钱请了你,会让你轻松应对?
浮动工作制,其实就是加班不给加班费的另一种说法,也即合同中也许会写着”所有的加班费已经被计入了薪水中”。只要能够完成任务,每天工作12个小时也是应该的。晚上留下来很晚,或是早上很早被拉起来和老美开会,也是浮动的时间之中,你无话可说。为了改美国客户的一个Bug,深夜加班,你无话可说。在中国是休息日,但美国不是休息日的时候派去美国,并不补偿你的休息日,也不给三倍工资,你无话可说。

年假
外企的年假是相对较多的,也是外企在校园宣讲中经常引以为豪的一点。然而年假又有多少真正能够落到实处呢?其时大部分是休不到的,项目不允许,领导不允许,外国人也不允许。
不允许当然不是显式的,而是潜规则的。项目永远是紧的,即便不那么紧,也会被人们喊得使大家觉得很紧,如果一个Team有很多人休很多假,对领导来说,好像对上面不太好交代。
如果Team中你单独休假,你会被提醒,现在大家都在赶进度,不要因为你这个模块把项目block了。
如果Team中大家想一起休假,领导会说,大家都在这个时候休,连backup都没有,出了事情找不到人啊。
如果你平时想休息一天,领导会说,有什么事情吗?没什么事情可以等项目闲了些集中休息一下,明天早上可以晚来些,可能这一阵确实太累了。
如果你想连着长假一起休,领导会说,本来就有一个星期了,还另外请,不如平时累的时候休息一天,效果好。
如果美国人放假(如圣诞),中国不放假,美国人会在放假前有很多任务布置过来,要在这个期间赶上美国的进度。
如果美国不放假,中国放假(如过年),总不能让美国老板找不到人吧。
当然以上借口只是在你提出请假的时候,以商量的口气被提及,如果你真想请假,领导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批准的,因为我们是Open的嘛。然而以上借口却会使得多数员工不太敢于请假,因为大家都明白,有一种关系叫表面上支持,心中的隔阂。
当然即便假期被批准,还是有条件的,比如”没问题,好好休息,走之前把文档(报告,邮件,代码)发出来(提交到svn)就行了”。一般这个附加条件都会耗费一些时间的,一般是第二天休,前一天晚上至少九十点走,早上请,中午才能走,中午请,下午三点多才能走。

完善的流程
外企的流程是非常完善的,甚至是极度的完善,过分的完善。
所以外企一般都会有会议室预定系统,会议室永远是被占着的,一天一天的总是开会,讨论。
例会就有模块组的,开发组的(包含多个模块),项目组的(开发和测试),Group的(同一个大老板的多个项目),all-hands的(整个公司)。
写一篇文档要模块组review,开发组review,测试组review,和美国开会review,重新改了第二轮review。以及code review,bug review。
每个项目组作了一个阶段后给整个项目组的demo,甚至给整个group及老外demo,说是增加visualbility。
一般要到下午晚些时候才能够清净些写代码,晚餐后才是代码的高峰期。
这也是为什么小公司半年作出来的东西,大公司要做几年。当然大公司这样做自然有它的道理,大公司稳定,不愁客户资源,不差钱,今年做出来或是明年做出来,客户别无选择,员工也养得起。这些小公司都做不到,必须尽快的满足客户的需要,必须在钱花完之前拉到下一个项目。
然而这对程序员的职业生涯来说好么,我不敢评价。只是在和很多朋友讨论的时候,他们发现,自己一直在忙啊忙,当跳槽试图总结自己做了啥的时候,却发现就不多的东西,不多的技术,当他们去面创业公司的时候,经常会被问,你们这么长时间,怎么就做了这么个东西?
大公司完善的流程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这个流程是完全为此公司定制的,当然公司大,自然可以有钱从头到尾弄自己的东西,既不用常用的,也不用开源的,无论是开发工具,测试工具,代码管理工具。这也导致了员工的粘性特别强,当走出这家公司,就像换了一片天地,原来会的别人用不到,别人常用的,却不怎么会,最后只好在公司养老,好在薪水也不错,福利也不错。

设施
最后提及的是各种美好的设施,这是很有吸引力的。然而为了您的前途,虽不能说敬而远之,也要注意享用的时间,如中午,晚上。
尽量不要在工作时间娱乐,甚至喧哗,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领导的眼睛也是雪亮的,尤其是对于软件这种成果极难量化的产品,有时候表现和态度反而成了一种指标,不像销售一样,给公司带来的是真金白银,我无论怎么玩,能拿回单子就行,然而对于软件,你有绝对的证据证明成果超越别人吗?
所以外企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一个团队的座位,离食品的距离越近越好,离娱乐设备的距离越远越好。离食品近,取用方便,领导看到你拿吃的也不会说什么,然而离娱乐设备近,领导办公室的门都开着,有谁胆敢长时间玩耍啊。所以娱乐设备上面玩耍的人一般都是座位离得比较远的。

此篇就写到这里的,在外企多年,其实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和现象,当走过几个外企的时候,发现有很多相似的潜规则。

进入中国的外企,其实是有中国特色的外企。中华文化的强大,使得所有的东西一到中国就会中国化,甚至改变了味道。很多民族如满族,回族的很多人都失去了原来民族的特色。也只有在中国,才可能存在儒释道三教合一的说法,不知道释迦摩尼有何感想。上学的时候,一个我很佩服的大物老师,年纪很大,他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但是他曾经说,上个星期我病的厉害,差点就去见马克思了。我笑道,马克思是唯物的,是不相信死后有鬼的,死后去见阎王是迷信,去见马克思就不是了?

还没有评论!
54.198.28.114